143.9万
128本周阅读
53总银票
塔读签约

新婚当天,本该共副连理的夫君突然扼住了夏妤的脖子,将她压在身下,“本王要杀你泄愤还是将你肢解喂狗?”作为Z国医学圣手,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威胁过?毒镖发射,反手将他治压,“我是把你打残,还是把你打残?”再活一世,夏妤也绝对不做认人凌辱的软包子。她向来简单粗暴:你割我的舌头,我绝对不割你耳朵,同样也割你的舌头;你敬我一尺,我绝不敬你一丈,妥妥的回你一尺。

银票

本月票数 3 票 投银票 银票拿去,作者大大加油更更更!

打赏

本周打赏 0 人 去打赏 暂未收到打赏,快来做打赏第一人吧

打赏达人榜

什么鬼 打赏88塔豆
西二丶 打赏88塔豆

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

懒……


客服电话:400-678-5158(周一至周日 8:30-22:00)
在线客服:开始交谈
意见反馈:点此进入